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 > 记者体验小学生暑期补习生活 培训忙过996教育焦虑何处放

记者体验小学生暑期补习生活 培训忙过996教育焦虑何处放

2019-09-28 23:36

在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,来往不息的“陪读大军”成了这个夏天的另一道风景。记者 吴煌 摄

浙江在线8月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沈听雨)眼下正值三伏天,而比天气更火热的是暑期培训。哪怕高温或来台风,孩子们上培训班这件事却丝毫不受影响。“不怕同桌是学霸,就怕学霸放暑假”,伴随着越来越大的升学竞争压力,在许多家长看来,暑假俨然成了弯道超车的“最佳时机”。早在假期来临前,就有不少家长为自家孩子“抢”到了各种培训班的名额。

日前,我跟着杭州一位即将经历小升初的“新六”学生,体验了一天的暑期培训。从早到晚,连续转战3个培训点,祖父母、父母分时段上阵接送。火爆的暑期培训背后,家长的教育焦虑应该如何缓解?

7:00—12:00

银发族负责接送

暑假俨然“第三学期”

孙宇皓(化名)今年12岁,就读于杭州某民办小学,家住杭州城北。当天早上7时,我来到他家时,他还没有起床。不过,66岁的外婆已经从自己的住处赶了过来,开始做准备。“他爸爸妈妈要上班,所以我来送皓皓上课,再过20分钟就要去叫他起床了。”晧晧外婆告诉我,当天正好是外孙暑期第一轮培训课程的最后一天,第二天就可以休息一下了。

7时20分,闹钟响了。晧晧外婆听了听房间内没有动静,盯着墙上的挂钟看了会儿,直到7时30分,她才起身敲了敲外孙的房门问道:“皓皓,起来了么?”得到回答后,这才放心去张罗早饭。“平时读书要早起,好不容易放假了也不能睡懒觉,只能让他多睡一会是一会。”外婆叹了口气说,“没办法啊,现在竞争太激烈了。”

十几分钟后,孙宇皓背着书包来到客厅。瘦瘦小小的个子,皮肤白净,戴了副框架眼镜。他向我打了招呼,开始吃早饭。外婆准备的是小馄饨和生煎包。“多吃点,上午的奥数课要两个半小时,别饿着了。”叮嘱之余,外婆又拿起放在一旁的书包,再三确认是否带齐了所有东西。

整个早晨紧张而有序。8时10分左右,一切收拾妥当。从家中骑自行车到培训机构,需要约15分钟车程。虽然晨间的太阳并不大,可跟随外婆一起骑到目的地后,我的脑门上蒙上了薄薄的一层汗,更不必说车后座带着孙宇皓的外婆。“中午下课,就换爷爷来接了。”看着外孙走进教室,外婆擦了擦脸上的汗,告诉我,“我们家分工比较明确。今天一天的课,早上我负责送,中午爷爷接回家,奶奶上午会提前从自己家赶过来烧中饭,下午的课由爷爷送,我再去接,陪皓皓吃好饭再送他去晚上的培训班,最后由他妈妈接回家。”

细算下来,一天的课程接送,几乎全家人总动员了。而这样的情况,在暑期接送孩子上培训班时并不少见。趁着孩子上课期间,我来到该培训机构设置在二楼的休息室,里面有几十位等待的家长,以老年人居多。由于座位有限,还有人自带了便携式的小板凳。

周大伯也是其中一员。只见他抱着个帆布袋子,脚边还放着黑色双肩包。“外孙暑假的接送一直都是我负责的。下半年要读六年级了,上完这边的数学课,下午还要赶去上国学班。”周大伯住在西湖文化广场附近,早上要先坐半小时公交接上外孙,再花半个小时到培训点,而从上数学课的地方到国学班,路上又要坐近40分钟公交车,每天就这样来回赶。“我挺享受接送的过程,路上还能多和外孙聊聊天。”周大伯乐呵呵地说道。

上午10时45分,培训班的课程即将结束。教室门口陆续站满了等候的家长,我也见到了来接皓皓的孙爷爷。只见他穿着格子T恤衫,右手拎着一只绿色环保袋,里面放着防晒外套、遮阳帽、风油精等物品,左手还拿着罐牛奶。“这些都是给皓皓准备的。”孙爷爷告诉我,他今年75岁,不过老两口身体都还不错,承担这些任务没问题。这会儿,奶奶已经在家做好中饭等着了。“今天特意做了孩子爱吃的老鸭笋干汤,为了配合补习时间,早上9点多就开始准备了。孩子每天赶来赶去上培训班,比大人还辛苦,得多吃点儿好好补补。”

对于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来说,在暑假里管好孩子的一日三餐,负责他们的接送安全,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陪读家长在走道上休息。记者 吴煌 摄

12:00—17:00

全民参与不放松

家长焦虑是推动力

中午12时30分,太阳直射马路,一走到室外就热浪扑面。此时,孙宇皓和爷爷却必须要出门,前往西湖边的杭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,参加下午的编程课。这一边,孙爷爷正进行着最后的出门准备;另一边,孙宇皓的妈妈章女士开始在单位网上叫车。

“这个点实在太热了,只能打车过去,路上也很难拦到车。”孙爷爷告诉我,其实自己开始是拒绝暑假给孩子报这么多培训班的。孩子平时上学就累,假期就应该好好休息,培训班越上越多,老人、孩子都辛苦。不过接送久了,他和其他“接送族”交流也多了,发现自家孙子报的班并不算多,学习后也确实有进步,加上这学期小家伙期末考了全班第一名,他的干劲也更足了。

除了观念开始“随行就市”有所转变的老人,培训班外更常见的,是充满焦虑情绪的家长。下午2时,在杭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科体楼大厅里,坐满了等待孩子下课的人。在这里,大家所聊的话题几乎都围绕着孩子的成绩、暑期报班、升学情况等展开。

“我算是比较心大的家长,下半年孩子要读五年级了,今年暑假才多安排了数学、英语的培训班,以前都是以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为主。结果一打听才知道,很多培训班放假前早就没名额了,抢都抢不到啊。”陈女士是一位全职妈妈,她给我看了孩子的暑假培训安排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一门课都没落下,还包括美术课和游泳课,加上一周的外出旅游时间,整整两个月被排得满满当当。据悉,其中有些培训机构的课程,还要通过选拔考试,靠“实力+运气”才有了培训资格。

陈女士打开手机给我看了她与一位朋友的聊天记录,“今年暑假,她一共给儿子报了11个培训班,光是计算路程、协调各个培训班的时间,排好整张暑期时间表,就用了一个多月时间。”有些高端班级,需要从小去“占坑”,年级越高,插班的难度就越大。